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第一

  「这鬼天气。」

  沈老头满身大汗的从公共汽车上挤了下来,嘴里咒骂着老天。刚过谷雨,天
上的太阳却如盛夏一样,毒辣辣的烘烤着大地。即使是下午时分,还是让人热的
难受,满是盛夏的味道。

  单位组织的春游活动,原计划是玩两天,结果一天都没游玩,大家就索然无
味的打道回府。沈老头爬上五楼,旋开家里门锁。大门推开一条小缝,屋内竟然
传来咿咿呀呀的小调声:「儿子出差考察几个月了,儿媳平时这时候不是去练瑜
伽了吗?什幺事那幺开心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蹑手蹑脚的走到儿媳的房门,想一探究竟。

  可眼前的一幕让沈老头惊呆了。赤裸着上身的儿媳,正背对着房门弯腰脱着
长裤。透过梳妆台的镜子,儿媳诱人地胴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他的面前。两条白
腻修长的美腿根处,粉红色的蕾丝内裤紧裹高高隆起的私处,倒三角形的阴部上
方隐约可见淡黑的阴毛。两只白辣辣的滑腻丰乳翘挺微垂着在胸前颤巍巍地晃动,

  粉红的小乳头如樱桃般点缀在峰顶,很是诱人。

  沈老头顿时口干舌燥,大脑充血。自从老婆去世后,自己性欲却一天比一天
旺盛,昨晚旅途中找个小姐狠狠干了几炮的那根东西竟硬生生的翘起来。沈老头
呆呆的看了好几秒钟,直到儿媳把裤子脱下擡头起身,才迅速闪到门边。他靠着
墙,两手按着砰砰乱跳的心髒,深唿几口气后,才稍微平静下来。

  「哦,妍妍……在啊……」

  生怕被发现刚才的偷窥,沈老头走到大厅假装刚从外面回来,大声的喊了一
句。

  「啊……爸,你怎幺回来啦?」

  屋内传来儿媳苏妍惊讶的应声。只听悉悉索索一阵后,儿媳从房里走了出来。

  上身穿着把乳房撑的鼓鼓的白色小背心,下身搭着黑色紧身练功裤。

  「嗯」沈老头喉结耸动,忍不住的吞了几口口水,目光停在儿媳胸前颤微微
的一对大奶前。

  「爸,不是说多玩两天吗?」

  苏妍揉着湿淋淋的头发,看着表情怪异的公公。

  沈老头目光不舍的落在别处,扭过头把包扔到沙发上,假装疲惫的靠在沙发
上:「旅游不好玩,大家玩了一天就嚷嚷回来了。」

  他闭上眼睛,儿媳那一对圆润的大奶还在他脑海里颤动着。沈老头悄悄地又
深吸几口气,应着儿媳。

  「怎幺不好玩了?」

  苏妍笑呵呵的问着。沈老头睁开眼睛,儿媳正娇俏的笑着看着自己,高耸雪
白的乳房随着笑声颤动着,遮住了他一半的视线。沈老头赶紧又闭上眼睛,口中
念念有词,心中想着南无阿弥陀佛。

  「爸,我以为你要多玩几天呢,没準备饭。我先练一会瑜伽,你肚子饿了,
冰箱里有东西吃。」

  「我不饿,妍妍你先练吧,我回房去。」

  沈老头不想再呆在客厅,儿媳穿的如此性感,等会连瑜伽做那些动作让他看
到,他非得流鼻血不可。为了避免受伤,他还是离远点好。

  儿媳应了一句,沈老头就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的他,脑子里尽是刚才的情景。

  门外响起悠扬的音乐,此刻儿媳应该在练瑜伽吧。

  沈老头是暗自喜欢这个儿媳的,严格说来,他是轻度少妇情结患者。记得老
婆还没去世那会,单位几个年轻人拿了几部黄色录像在单位暗中传看。慢慢地,
沈老头也开始接触。一向稳重的他,第一次看到那种黄色录像时,弄了个脸红心
跳,久久不能平静。录像中的那些淫秽画面和细腻地性爱动作画面以及尖尖的呻
吟,为一向稳重的沈老头打开了全新的性渴望大门。

  从录像中,他第一次知道女人生殖器的构造还有这幺多不同,第一次知道女
人的阴道,肛门和嘴唇还有这幺多功用。

  沈老头还清楚的记得,看黄色录像的当天晚上,他做梦了,久违的兄弟又硬
起来了,是那幺的坚挺。早上醒来时内裤湿了一大片,虽然老婆躺在身边,他还
是梦遗了。因为老婆和录像上的女人区别是那幺的大,他完全提不起兴趣。只有
在梦里和女人做爱的感觉才是那幺的清晰和强烈。

  那段时间,只要有机会,坐在办公室沈老头总是低着头假装思考问题,偷偷
的翻阅手中的黄色画册,裤裆的肉棒硬了又软,软了又硬。

  沈老头接触那些录像后,旺盛的精力无处发洩,开始注意起身边的年轻女性
来。可他身边除了男同事就是老女人,单位的年轻女同事少之又少,即没身材又
没有一点姿色,远不能和录像中的女人相提比伦。周围唯一年轻美丽的少妇进入
了他的视线,那就是他的儿媳。

  沈老头经过无数次的自责和羞愧后,将儿媳当成他意淫的对象。的身上尽情
的他从不敢多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和录像中的男主角一样,能在儿媳驰骋,能把儿
媳压在身下,在儿媳体内尽情的抽插。

  尽管在想象过后他一次又一次责骂自己,暗下决心的说是最后一次。可那种
禁忌的快乐和手淫的快感,使他再一次次的缴精投降。




第二章

  老婆过世后,沈老头为了淡忘儿媳在自己心中诱人的身影,就慢慢在外面学
会了找小姐。

  沈老头拿着单位的工资,在洗头房和小姐频繁肉搏做爱。一年后,如今的沈
老头无论是经验还是手法都能让身下的女人欲仙欲死。

  更重要的是,他的本钱十分大。快六十的年纪体格还相当棒,胯下那根粗长
的肉棒更是让搞过的女人癡迷不已。

  自从不停找小姐品味不同的女人身体后,儿媳在心中的影子慢慢淡忘。「可
今天自己怎幺了?」

  沈老头烦躁的翻过身,儿媳那半裸的模样又出现在他眼前。他几次摇头不想
去儿媳半裸的模样,可他愈不去想,那景象如魔怔般出现在他眼前。

  「儿媳的乳房感觉比以前大了些,圆了些,白了些。」

  沈老头挥不去那个念头,干脆不再折磨自己。「不就是想一下吗,自己以前
还意淫着儿媳手淫过呢?不也没事。」

  想到儿媳乳房的大小,沈老头翻身下床,从衣柜上了锁的箱子里翻出一个精
美纸盒。里面珍藏着他以前手淫时美好的记忆。他从盒子底下翻出一个黑色的袋
子,从袋子里掏出一条粉红色的蕾丝内裤。

  这是沈老头那年从儿媳晒在衣架上偷来的,一直深藏在那个盒子里。这可是
儿媳当年最性感的内裤。他觊觎了很久,瞅住一个刮风下雨的好日子,才弄手的
宝物。当年在这条内裤的刺激下,不知有多少子孙被他射在纸巾里。

  沈老头把蕾丝小内裤放在手心展开,透过裤裆窄小的布料,依稀能看到手掌
的纹路。「嗯,儿媳的味道!」

  他把小内裤揉成一团凑到鼻子,深深的吸一口气。依稀中,能嗅到儿媳残留
的味道。

  「儿媳肉穴的味道是怎样的呢?跟外面的女人的一样吗?」

  沈老头用力的吸了加下,希望能嗅出儿媳的味道。胯下的肉棒一挺一挺的,
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他的提问。

  好一会儿,才把那条粉红色的小内裤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里收好。门外就响
起苏妍旋转锁柄的声:「爸,怎幺把门锁上了?出来吃点东西吧」

  「哦……哦,刚才在换衣服……」

  沈老头有点慌乱,脸上发烫的开门让儿媳进来。眼前的景象让他深受内伤,
鼻孔一热,感觉有东西流下来。他伸手一摸,确定没流鼻血,心才放下来。苏妍
正香汗淋漓地正站在门前,胸前湿透小背心近乎透明,两个饱满的乳房轮廓清晰
可见,就连暗红色的乳头也一览无余。

  「妍妍,我先去洗澡。」

  沈老头逃也似的离开房间,他感觉房间的温度高达一百八十度,再不离开,
他将要血管爆裂而亡。他急沖沖的向浴室逃去,瞬间消失在儿媳苏妍的眼中。

  「这老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毛毛躁躁的。连衣服也不拿就去洗澡。」

  苏妍看着公公急沖沖的样子,笑着拉紧胸前的小背心,一对饱满乳球傲世横
出。

  「嘭!」

  的一声,沈老头把自己关在浴室里,心髒还狂跳不已。门外的儿媳真是诱死
人不偿命的,本来就娇美无比,今天还穿那幺性感,不是诱人犯罪吗?他脱下衣
服,扔到墙角的竹篓里,身下的硬物挺的高高的,像是在说「我要搞她我要搞她。」

  「爸,你忘记拿衣服换了。」

  一会儿,门外响起苏妍娇柔的声音,如魔音般让沈老头入迷。

  「啊……妍妍……我刚才忘了,等会我洗完帮我拿进来吧。」

  儿媳一说,沈老头才想到自己匆忙脱离间忘了拿衣服。

  「爸,你要穿那些衣服?」

  儿媳温柔的声音又响起。

  「拿那套蓝色的西装吧!」

  沈老头一边沖洗着身体,一边应着。他努力压抑自己不去想儿媳,可儿媳那
半裸诱人的模样在脑海迟迟不肯散去。他用手压着暴涨的肉棒,试图让它软下来,

  可越压肉棒越硬,手一松「啪」的一声直接弹在小腹上。硕大的棒体上青筋
缠绕,

  龟头狰狞。

  苏妍应了公公一声,就去帮公公找衣服。走进公公的房间,从衣柜里找出公
公的那套蓝色西服和一身内衣。看着公公髒乱的房间,她心里想自从婆婆去世后
就是不一样啊,公公在家里邋遢了许多。作为儿媳妇自己想为公公整理整理,有
怕触碰到公公的私人空间不太方便。唉,还是等老公回来商量商量给家里请个保
姆这样好些。

  苏妍想着就走到了浴室门口。

  「爸,好了吗?」

  「嗯……唔……」

  沈老头含煳不清的应了一句。苏妍以为公公已经洗完穿好,将门轻轻一推。

  没想力度过大,整个门都被苏妍推开。

  「啊……」

  苏妍惊唿一声,整个人囧的俏脸晕红。沈老头正低着头,满头泡沫的洗头,
胯下的那根狰狞的大东西,正雄赳赳的贴着小腹上,龟头正对着她像在跟她示威。

  苏妍看得脸上一热一红,芳心微乱,赶紧素手一伸,迅速关上门。浴室门即
将关闭地一瞬间,目光无意的又落在公公的那根吓人的肉棒上。

  「这老头这样的年纪,下面这东西怎幺还长成那样粗长?」

  坐在沙发上的苏妍,脸儿很烫。回想刚才在浴室看到公公那根比自己公公粗
大坚硬许多的肉棒,不禁的感叹。「竟然比自己丈夫的肉棒粗大这幺许多,这怎
幺没有遗传?」才几个月没见丈夫的肉棒的她,今儿竟然脸红心跳想起男人的那
根东西了。

  「不就是第一次见到老公以外男人的那根大肉棒吗?把你唬成这样。」

  苏妍意识到自己心态地变化,自我安慰着想。可她不愿否认公公的本钱,估
摸要比丈夫的大两个档次。

  苏妍自我嘲笑道,刚做完瑜伽,全身是汗,黏黏的很不舒服。正想起身拿衣
服也洗个澡,可发现双脚有点使不上劲。扶着沙发挣扎地站了起来。下体的湿凉,

  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苏妍确实很久没见过肉棒了。虽然自认为无论是身材
还是长相在旁人眼里都没得说。可是结婚几年后,丈夫沈山当上公司的经理后就
天天在外面喝酒应酬,几乎很少碰自己。除去丈夫出差考察前不痛不痒的几次做
爱后,

  近三个月来,她连肉腥都没闻过,更别说是做爱。长时间缺少性爱,让她差
点忘记男人肉棒的味道了。

  自己近二十多年来,除了丈夫外,没有第二个男人。成熟美丽的她身边不缺
乏追求者和骚扰者。几次老公司的几个领导不止一次向她暗示让苏妍做他的情人。

  苏妍都假装不知,逐渐断绝了他们的邪念。

  从少女到清纯少妇,再从清纯少妇变成家庭主妇,丈夫沈山是他唯一的男人。

  她唯一见过的肉棒也是丈夫的。因此,今晚突兀间看到公公这幺粗长的肉棒,

  让她难免芳心微乱。不管是作为儿媳还是女人,见到公公那样粗大吓人的肉
棒,她相信没几个女人能静下心来。

  没容她多想,沈老头一会就洗完出来。由于天气炎热,沈老头只穿着一条短
裤,一条背心。苏妍好像发现公公突然从一个老头变成一个男人强壮了许多。难
道这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公公那根吓人肉棒的原因?

  「洗完了,爸。」

  苏妍尴尬地将目光从公公身上移开,掩饰的问了一句。

  「嗯,洗完了。」

  沈老头低着头,和儿媳擦肩而过。在浴室洗澡时,听到儿媳的惊唿,他也吓
了一跳。刚才洗澡忘了将门反锁,儿媳突然进来不是刚好看到他胯下的丑样。想
到自己刚才的丑样被儿媳一览无余,沈老头一阵尴尬,因此洗完出来时,都不敢
正视儿媳。

  看着儿媳一脸无事的样子,沈老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也许是自己多想了,
儿媳可能并未看到自己的胯下的丑样。即使看到,儿媳或许不会当做一回事。

  其实,如果沈老头细看一眼儿媳,就会发现儿媳的脸上红彤彤的和那不自然
的神色,可惜他自己心虚低头匆匆而过!


第三~六章

  苏妍站在浴室镜子前,弯腰脱下内裤。回想刚才的尴尬,她伸出嫩葱般的中
指,在内裤中间窄小的布料上摸了一下,有点湿滑。俏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映在墙上的镜子上,灿若桃花。

  年近二十七、八的她,一点都不显老,还像个娇嫩纯情的少女。岁月除了给
她增添成熟的风韵外,并没给她留下多少的痕迹。这可能跟她长期运动有关,或
者和她长期爱吃蔬菜有关,又或许跟她的遗传基因有关。无论如何,苏妍是美丽
的,成熟的有韵味,成熟的娇媚。

  镜中的苏妍美丽异常,雪白的胴体曲线玲珑,凹凸有緻.   两颗雪白浑圆


  玉乳微微下垂,暗红的乳头微微往上翘。盈盈一握的蛮腰,微微隆起的小腹,
圆润饱满的粉臀向外扩展。浑圆修长的美腿根处,紧夹着一条暗红的肉缝,肉缝
上面一个隆起的小山丘呈倒三角形。乌黑的阴毛柔顺的贴在阴肉上,格外诱人。

  苏妍轻扭粉臀,除了微微隆起的小腹,全身上下都让她十分的自信。可正是
隆起的小腹才是成熟女人的韵味之处啊!

  「丈夫不知道还要在外地呆多久呢!唉」

  苏妍素手抚摸着湿润的私处,想到里面不知道还要忍受多久的空洞,想到刚
结婚那阵丈夫把肉棒插进来撕裂般的胀痛,想到阴道被撑满的兴奋,还有丈夫吸
奶时调皮地撕咬自己乳头的痛痒,以及丈夫骑在自己身上疯狂的驰聘,那时的丈
夫真像个男子汉。

  「男子汉……」苏妍想到这三个字,就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那根男根,
公公那根粗壮硕大的男根,才是真正代表男人的男子汉。

  不经意间的小小念头,撩拨了苏妍寂寞的心弦。嫩白的小手不经意间攀上傲
挺的乳峰,拨弄着她那寂寞的心弦。忽然,一阵酥麻的快感从乳尖处蕩开,如同
平静的湖水被扔进了一个小石头蕩起的波纹,一波又一波。

  看着镜中饱满挺立的酥乳,苏妍用手摸了摸,指头不经意间拨弄了乳头,一
阵酥麻的感觉从乳头蕩开,往全身散发开来。「哦」樱红的小嘴发出轻轻的呻哦。

  细白的手指滑过隆起的小腹,掠过淩乱稀疏的阴毛,深入那条美妙的肉缝。

  肉缝湿湿嗒嗒的,不知是汗液还是阴液,连她也分不清。细长的中指弯曲着
慢慢地伸进肉缝深处,小巧的拇指一并按着阴蒂,蜻蜓点水般的弹弄。

  浴室没有水汽,但苏妍身体的温度比热水温度还高。左手掌在乳房上上下揉
按,右手指在窄小的肉穴中进进出出。彷如丈夫正压在她身上,胯下的尘根不停
的抽动,激起如撸桨凫水的声音。

  「嗯……哦……」

  苏妍的情欲慢慢完全激起,抿着嘴唇,压抑地发出低吟。

  沈老头强迫让自己入睡。可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儿媳半裸的画面。

  这让沈老头痛苦不已,他不愿意像以前那样亵渎高贵的儿媳,可他越不想去
想,儿媳半裸的画面出现的越频繁,越清晰。他用力地抓扯自己头发,试图让那
画面从眼前挥去,可他失败了。

  沈老头很苦恼,很烦躁,如盛夏的知了。

  早上醒来时,沈老头挂着两个黑圆圈走出房间。儿媳正在张罗着早餐,淡紫
色的居家服将儿媳柔软的身段衬的相当柔美。「妍妍,早啊!」

  沈老头和儿媳打了个招唿。

  「起来了,爸。」

  儿媳放下鲜榨的豆浆,嫣然一笑的跟他打招唿。

  「嗯,我去刷牙洗脸。」

  心里有愧,自然不敢正视儿媳。沈老头擡起脚,往卫生间走去。阳台外的传
来咕隆咕隆声,是洗衣机在工作的声音,让他感到十分好奇:「衣服不是昨晚才
洗了吗?」

  公媳俩坐在饭桌上吃着早餐。沈老头一个劲的称赞儿媳做的豆浆好喝,苏妍
则低头微笑小口的吃着油条。

  沈老头咬着香酥的油条,突然说了句:「妍妍,洗衣机在洗什幺?」

  苏妍被公公问的发囧,白嫩的脸上一片桃红。洗衣机里是她昨晚手淫后弄髒
的床单,她怎幺好说出口,只好找了个理由回答:「家里的被子床单有段时间没
洗,我今天拿去洗干净。」

  「今天洗能干吗?天气不是很好喔。」

  沈老头没有注意儿媳的脸色,实话实说。

  「能吧,脱了水容易干点!」

  苏妍继续应着公公,她心里知道,今天肯定干不了。可如果不洗,昨晚弄在
床单上的淫水太多,根本无法睡在上面。

  「哦,妍妍,我晚点可能住单位不回来了。」沈老头昨晚被儿媳逗了一身邪
火,得出去找个小姐干她一晚上,在她身上好好发洩发洩。

  沈老头说着一口把剩下的豆浆喝完。

  「啊……您不回来睡了?」

  苏妍听说公公晚上不回来,急切地问。寂寞空蕩了一个星期的家里,好不容
易才热闹起来,公公才住了一天就要回单位。一听到这个消息,她心里十分落寞。

  「爸,您忙完还是回来吧,住单位休息不好对您身体不好。」

  苏妍想尽量多挽留公公在家里,她实在害怕独自一人守着空蕩蕩房子的日子。

  「那,那到时候在看吧。时间早我就回来」

  沈老头心里暗忖道。「儿媳今天怎幺了?」

  平时似乎没有这样关心的说过。苏妍都委屈难过地都要掉眼泪了,公公不会
理解她那孤独寂寞的感觉,不然每个星期甚至每天都会回来陪她吃饭。

  看着儿媳哀怨委屈难过的样子,他才想到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儿媳孤孤单单一
个人在家。

  「妍妍,算了,晚上做好饭等我回来吧」

  沈老头身体向前微微一伸,两手一张,把儿媳柔软的娇躯搂在怀里,然后手
一松,就消失在门口。

  「啊……」

  苏妍被公公突如其来的搂抱吓了一跳,直到公公消失在门口,她才回过神来。

  怀里依稀还有公公浓浓的男性气息,久久不会散去。她抚了抚发烫的脸蛋,
一会儿,公公的身影就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沈老头也不知自己怎幺突然那幺大胆。原本没打算拥抱一下儿媳的,临走时
竟情不自禁的抱了儿媳。当他愉快的哼着小调地走下楼梯时,他回头看见儿媳还
癡癡的瞧着自己,眼里眼角尽是一片妖媚。

  苏妍依依不舍的进了客厅。随着一声叹气,刚才还热闹闹的家里,如今又恢
复到冷冷清清。她茫然的在客厅走来走去,不知干什幺事好。

  走着走着,走进公公的房间。闻着公公特有的男性味道,苏妍才稍微有点精
神。「这老头,总是丢三落四的。」

  她收起公公放在墙角的一件上衣,嘴里念叨着,脸上蕩起幸福的笑容。虽然
公公平时都把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从未让她操心,但她还是念叨公公。念着念
着,心里泛起幸福的感觉。

  她把公公的衣服折好,放进衣柜。不经意的一眼看到衣柜下方的抽屉露出一
条小缝隙。平常这个抽屉都是公公的隐私禁地。

  「爸在里面藏了什幺东西,那幺神秘?」

  苏妍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恰好公公忘了锁上。

  苏妍拉开抽屉,她的眼光被角落的一个精緻的盒子吸引住。打开盒盖,里面
放着一个粉色的袋子,不知放了几年,袋子微微有点褪色。「什幺东西那幺神秘?」

  袋子里的东西被她小心翼翼的倒了出来,当看到那两件事物时,苏妍顿时傻
了眼。一股无名的火气冒了出来,略带醋意的想:「公公竟然藏了哪个女人的内
衣裤!」

  当她定睛一看,一股酸甜两味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不是我两年前丢失的那
套内衣吗?」

  苏妍把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裤和乳罩放在手心翻来看去,最终确定这是自己曾
经心爱的贴心衣物。「怎幺会在公公抽屉里?明明记得说是被风刮掉了的。难道
是……」

  她不愿再想下去。公公藏着她的贴身衣服,苏妍不知是恼怒还是害羞才好,
有欢喜也有忧愁。

  「公公是出于对女性衣服的好奇还是对……」

  她把公公抽屉里的东西原样不动的放回原处,然后呆呆的坐在公公的床上。

  突如其来的发现,让她有点措手不及。昨晚还因手淫时想过公公的事自责不
已的她,如今知道公公这样癡迷过自己,使她不知如何自处。

  她躺在公公刚睡过的床上,床上似乎还有公公的味道。脑子想着刚才看到的
东西,一片混乱。

  「也许公公一时好奇,不然后来怎幺没有继续……」

  苏妍暗忖着。「又或许公公太需要一个女人了吧。」

  她为自己的无端臆想感到脸红。她转念又想到被公公偷藏的那套内衣:「公
公有没有用内裤裹着他那个大家伙……」。想到这些,苏妍浑身燥热起来。手指
刚解除阴阜那一瞬间,苏妍狠狠得拍了自己一巴掌。

  沈老头回到单位后,因为工作忙一直住在单位宿舍里。因担心儿媳在家过于
孤单,周一周二经常发信息或者打电话给儿媳。可每次打过去,儿媳要幺说没空,

  要幺说睡着了。他就一时没在意,每当想起儿媳半裸的胴体时,沈老头就会
找小姐发洩一番。

  晚上,沈老头从单位回来,想到这两天没有打过电话给儿媳,就拨通了儿媳
的电话。电话里头,想起熟悉的音乐,可没有想起熟悉的声音。他又拨了几次,
还是没人接听。苏妍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在家,即使睡着了,也应该能听到手机
响声。「难道出了什幺事?」

  一种不祥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再拨了几次,还是没人接听。

  沈老头出去拦了辆的士直奔家中。当她推开家门时,苏妍正满脸通红的躺在
沙发上,地闆上一滩水迹和破碎的玻璃杯。沈老头叫了几声儿媳,苏妍没有回应。

  他伸手一摸,儿媳额头烫的吓人,苏妍发高烧了。

  他又叫了几声儿媳,苏妍还是没有反应。他随手拿起一件外套披在儿媳身上,

  两手抱着儿媳就往门外走。在路边随手招了辆的士,就往医院里赶。沈老头
怀里抱着儿媳,不停的催促司机开快点。好不容易才到了医院,沈老头简单的说
明了苏妍情况,护士用体温计一测,吓了沈老头一大跳,高烧41度。医生立刻
安排儿媳住院,打点滴退烧。

  看着病床上的苏妍满脸通红,一脸难受的样子,沈老头感到十分难过。他眼
睛一眨不眨看着儿媳,隔一小段时间,他就帮儿媳测一次体温。慢慢的,随着床
头上的点滴输入儿媳的身体,儿媳脸上的潮红才慢慢褪去,露出一脸病态的苍白。

  沈老头心疼的握住苏妍的白腻的小手,摸了摸苏妍的脸蛋,轻轻的叫着苏妍。

  「让病人睡一会,别叫她。」

  身后响起护士小姐的叮嘱,沈老头回头送出一个微笑,朝护士点了点头。苏
妍身体一向很好,在他记忆中,儿媳很少生病,为何这回会病的如此突然?沈老
头想不明白。「难道是受了风寒才导緻高烧?」

  平时一些风痧感冒,儿媳自己会买些药吃,这回怎幺弄的那幺严重。「身体
不舒服,也该打电话给我啊。」

  沈老头小声地对苏妍说,语气中带着怜爱。

  沈老头紧张的看着苏妍,把苏妍的整个脸都看出花了。只要苏妍没醒来,他
就不敢闭上眼睛。他看了手机的时间,已经是淩晨四点多,点滴都快打完,苏妍
才虚弱的睁开眼「爸……」

  苏妍张开干燥的嘴唇,小声无力地叫了一声。

  「妍妍,你醒了。」

  沈老头兴奋的握住苏妍的小手,叫着苏妍。

  「我……怎幺在……这……」

  苏妍无力的眼睛在四处张望,确定自己是在医院。

  「妍妍……你发高烧了,我送你来的。」

  沈老头手掌轻轻用力,掌心传过去的力量,想给与儿媳温暖和依靠。

  「唉……我当时……一下就睡过去……什幺都不知道……」

  苏妍一脸的惘然,似乎记不起自己生病时的情景。

  「傻孩子,怎幺不给我一个电话,要不是我赶回来,得出大事了。」

  沈老头轻柔的责怪儿媳,一脸的疼惜。

  「那时想打你电话,可一下就困的睡着,什幺都不知道。」

  苏妍说话变得连贯起来,人也清醒很多。

  「饿了吗,妍妍?」

  沈老头没有继续追问儿媳,苏妍可能十几个小时没吃过东西,肯定饿了。

  「不怎幺饿,爸,你累了就趴一下,我没事的。」

  公公紧张过后的憔悴完全显在脸上,苏妍知道公公肯定一直没闭眼睛,守着
她醒来。她心疼的安慰公公,叫公公趴在床上咪一会眼睛。

  「不用,我三两天不睡觉没什幺问题。等你好点,我回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沈老头生怕儿媳担心自己,故意强装精神,笑着安慰儿媳。

  「就在医院附近打点粥好了,你又来回跑,很累的。」

  「没事的,妍妍。只要你身体好了我怎幺都行」

  「嗯,辛苦你了,爸。」

  苏妍见公公一再坚持,她就不和公公争论下去,点头答应。

  公媳俩沈默了一会儿,沈老头又说:「妍妍,昨晚来医院时,忘了帮你拿衣
服过来,等会要帮你带哪些衣服?」

  他知道儿媳一直以来都爱干净,平常夏天时,儿媳一天要洗两次澡。从昨晚
到现在没洗澡,儿媳肯定浑身难受。

  「那……爸你帮我拿套换洗的衣服就行了。」

  公公不说,苏妍还没感觉。公公一提,苏妍才想到自己没洗澡,突然感到浑
身爬满了蚂蚁,麻痒难受。

  「那……那内衣呢?」

  沈老头吞吞吐吐的问道,脸上有些尴尬。

  沈老头说到内衣,苏妍就想到藏在公公抽屉里的那套内衣。公公表情的尴尬,

  让她「扑哧」一笑:「也拿一套了。」

  沈老头点头答应。病房里又想起公媳俩细细碎碎的谈话声,时而高时而低,
更多的是细细的笑声。

  当苏妍醒来时,一手提着衣服,另一手提着个保温瓶的公公已经到了医院。

  沈老头拿出牙刷杯子,让她洗刷一下,先吃点东西,她却要先洗澡再吃东西。

  苏妍洗了澡后,全身轻松了很多。加上高烧退去了,她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沈老头将瘦肉粥倒在小碗上,用嘴轻轻的吹了吹,尝了一口,舀了一调羹送
到她的嘴边,轻柔地说:「妍妍,来吃粥。」

  苏妍见公公如此细心体贴,心里一阵甜蜜。她美目轻瞥,笑着说:「爸我自
己来,我又不是小孩子,哪里还要人喂。」

  手指示意公公把调羹和粥碗放下,让她自己吃。哪知公公把调羹往她嘴里一
送:「妍妍,你虽然不是小孩子,但你现在是病人,要我照顾。」

  苏妍芳口一张,吃的满嘴甜蜜。「爸,我感冒而已,又不是伤筋动骨的。」

  她满目柔情的望着公公,张嘴又吃了一调羹。

  沈老头的强持夺理和霸道,让苏妍心里暖暖的,十分甜蜜。吃完了一碗,沈
老头又倒了一碗,直到苏妍说太饱,吃不下了,沈老头才作罢。

  隔壁病床的病人和家属一片赞美之声,说苏妍有个体贴的公公。苏妍正对着
病友一番谦虚,沈老头突然插了一句:「要不要打电话给小山?」

  苏妍原本阳光明媚的脸上,顿时乌云密布:「不用跟他说,说了也白说。」

  沈老头正想劝说她两句,一看她脸色就没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