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1】等待屠宰的大白


  晨光仍然偷偷躲藏在山岳之后,天空看起来只是比大半夜稍稍明亮一丁点,
正处于大致上仍然可以称为晚上的时间-最少在一般的平常日子里,小晴这一个
时间仍然在睡梦之中。

  不过,她现在却醒过来了。

  昨晚喝了酒……

  小晴的酒量不好,而且本来就不太喜欢子羿喝酒的她根本不可能会做甚幺酒
量练习,平常大约一罐啤酒左右的份量,胃部便先行作出投诉了。所以要说昨晚
是「喝醉」的状态的话,还不如说那只是稍稍「喝多了」而已。

  的确,昨晚的酒「异常」好喝。那几乎完全翻转了小晴对「酒」的认知,那
既不苦、不辣喉,甚至是甘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只像是某种特别的果汁,彷
彿并没有正在喝酒的认知……回过神一下,脸颊已经热烫烫,左右额角上也彷彿
各长出了一只角般沈重。

  ……然后迷迷糊糊之中便被阿城吻了。

  那是阿城乘着子羿在跟宛真说着些甚幺的时候,轻轻的偷吻了她的嘴唇,他
脸上还一副胜利者般的贼笑。

  小晴打了阿城的大腿一下作为回应,但那男人彷彿全然不在意,还反而牵住
了她的手。

  还不到喝醉的状态,小晴的思考虽然迟缓了一点,但仍然清楚这是甚幺一回
事。

  老实说,这一个男人完全不是她的类型。小晴无法理解宛真到底喜欢他甚幺。
当然,这只是以今天见面以来的第一印象而已。这一个色狼,今天已经数不清盯
着自己的身体多少次了。

  自己的身体被偷看,当然会察觉。问题是本小姐是否要翻脸?还是顾着宛真
的面子让你继续看而已。

  阿城一直盯着自己浴衣上的领口,她知道。这一刻从自己的领口中看得到甚
幺,她也知道。但要不要翻脸令往后几天的行程不好玩呢?小晴却下不了主意。

  然后传来「噗」的一声,宛真倒在子羿的怀里了。

  阿城也顺着的把自己的身体给搂住,他的色脸又正要再靠过来……

  「嗳…干幺……」小晴试图推开阿城的脸,但却发现自己的手彷彿不是自己
般无力。

  「啊﹑喝酒嘛,不是要喝酒吗?」阿城一边说,一边拿着酒杯便往她的嘴唇
上灌。

  然后在耳边,她听到了……

  「出来玩嘛,放轻鬆一点,羿哥不都在跟宛真玩了吗?」

  小晴的视线有点漂浮,看不清楚桌子另一边的二人到底在干幺,但她几乎肯
定子羿的注意力并不在自己身上。

  胸脯被摸了,小晴试图推开他的手臂……然后是嘴唇被攻陷,接吻的味道还
付带着酒的甘甜……

  算了,小晴闭上眼睛,脑中想像着另外一个人,与他舌吻。

  呜哇~~~

  回想到这里,小晴想死的心都有了。

  旁边仍然是熟睡的子羿,自己身上则是充斥着不自然的味道。

  精液和唾液。

  小晴也不是那幺纯真的无知少女了,这些味道她还是可以立即分辨出来。问
题是这些味道是属于谁的?

  这边的印象便更加模糊了,她似乎意识到在人用肉棒刷她的胸,也记得那人
把射精后的肉棒强塞进自己的口中,但那人是谁……不,即使记不清脸,但那不
可能是子羿,更不可能是小晴脑海中幻想的那个人。

  「啧!」小晴不自觉地发出了厌恶的声音。

  庆幸的是两腿之间没有异样的感觉,最后的防线似乎是保住了。

  不过小晴心里发誓,接下来的夜晚绝对不要再喝酒了!

  「呼~」小晴重重吐了一口气转换心情。

  然后看到随便被放置在草畳上的电话闪着一颗蓝灯,那是有未读讯息的意思。

  『头痛得要死~~』

  『阿城预约了早上香薰疗程,但我没心情去做了,妳去吧~说房号就可以』

  『啊,在另一边写着热石风吕的地方』

  传来的时间是半夜两点,小晴看着讯息只有摇头苦笑。

  小晴看了一下时钟,心里怀疑着这个时候开始了吗?但反正醒着是醒着,便
前去看看吧,没有的话便去大浴场就好了。


      ***    ***    ***    ***


  天色比刚起床的时候更明亮了一点,即使隔着草鞋依然可以感觉到走廊地板
很冷。小晴沿踏走廊,往大浴场的方向寻找「热石风吕」的指示,但最后发现自
己傻傻的在口字型走廊绕了一圈,通往热石风吕的入口就在自己房间前面不远处。

  走下了三级的木板阶梯,换上放置在土地上的户外鞋,踏在黑色土地上以平
滑的灰色大石块做成了小路上。小晴沿着石块走到外庭园,肺部呼吸着冷空气不
单不感到难受,反倒是觉得非常舒服。

  沿着小路绕了个弯,便看到了一个石洞,石洞旁边写着热石风吕,看来没有
找错地方了。小晴从看到的风景推断,应该是与大浴场面向同一个方向的岩壁。

  石洞亮了灯,是向下走的石阶,与温泉那螺旋式石阶的不同,这一条是垂直
向前的直阶。小晴感觉大概深入了两层楼的高度后,便到达了通道。通道右侧有
一道木门,再前方一点有另一道木门,然后便看到岩壁尽头;右侧却是整幅的岩
壁,只挂着两盏彷古的油灯。

  较接近自己的木门上的小窗亮了灯,小晴轻轻推门进去。

  「哦﹑」在里面穿着整洁白色工作服的人看到了小晴,脸上是稍稍惊讶的表
情。

  「ROOM 2」小晴说着先比出了两只手指,然后双手作出了按摩肩膀般
的手势。

  「呃,」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人似乎懂得她的意思,然后指向了放在旁边的
木牌子。

  『0630-2130』

  然后他指向了挂在墙上的时钟,才刚刚过了6点。

  「啊,SORRY…COME LATER」小晴连忙道歉,并赶紧转身离
开……

  「妳是香港人吗?」突然听到熟悉的语言,小晴吓了一跳。

  「咦?」小晴回头,再次注视这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男人。

  「没关係,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準备。」他说。

  「啊…嗯,麻烦你了……」小晴踏进房间,在脱鞋处脱下了拖鞋,赤脚踏上
了岩石地面,却竟然感觉不到冰冷。

  「请到那边坐一下。」男人指示着小晴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然后彷彿加紧手
脚般做着準备工作。

  房间里没有多大的空间,中间大概是用作按摩的高床……要说是「床」其实
并不正确,那比较像是浴缸。但以「浴缸」的深度来说,那还比较像是一个足以
容纳整个人的巨型洗手盘。「洗手盘」似乎是以一整块岩石造成,在小晴看不到
的另一面似乎是加热的器材,那男人正在调整着温度。然后是旁边的小桌上放着
一大堆瓶装浴济和香薰油,还有已经点着了的香薰油灯散发着略感浓豔的香气。

  房间小得看了一圈便看完了,小晴的目光再次回到男人身上。

  看起来说不上年轻,但也不至于被人称呼叔叔,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吧?
国字形的脸﹑短短的髮﹑粗粗的眉﹑小小的眼……老实说,有点土。但身上空着
彷彿一尘不染的纯白整洁工作服,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感觉。

  「你也是香港人吗?」小晴搭话。

  「不,我是佛山人。」男人说。

  「佛山不说普通话?」小晴说。

  「也说,但广东话才是母语。」男人微笑着回应,但手上的功夫并没有停下
来,他现在似乎正在混合着几种香精在一个漏斗型的容器中。

  「喔……」小晴轻轻点头,然后注视在他手上的工作。

  「妳喜欢浓烈一点的还是清淡一点的幺?」男人说。

  「幺…」小晴浅笑了一下,似乎同样的广东话却也因地域有异。

  「唔?」男人似乎不懂小晴笑甚幺。

  「没事,难得做一次,便浓烈一点吧。」小晴说。

  「哦,那…这个好幺?」男人一边说,一边从桌子上拿了一个香薰小瓶到小
晴面前。

  最初是花蜜的味道,但那再深入一点是某种令人感到带有「艳」的气息。

  「嗯,就这种吧!」小晴非常满意。

  「喔,知道了。」男人一边说,一边将香薰倒进刚才的漏斗形容器之中,与
刚才已经在里面的液体混和。

  男人的手法纯熟流畅,明明是不同颜色的液体倒进去,经他轻轻一晃,轻轻
一转,那便混和成同一种颜色的液体。那简直就是表演的一部份,小晴差点就要
鼓掌了。

  男人把漏斗容器倒转插进巨型「洗手盘」上方的一个金色水喉头上,然后伸
手检查一下「洗手盘」的温度。

  「我叫小兵,妳叫?」男人说。

  「小晴。」

  「嗯,小晴,可以开始了。」

  「喔……」小晴站了起来,然后在这一刻才突然感到犹疑……

  「唔?」男人侧头。

  「呃……不…没事。」小晴吸了一口气,然后是人生中第一次在陌生的男人
面前脱衣……

  没事的,对方是专业,看女生的裸体跟看白猪一样……小晴这样说服自己。

  浴衣里没穿内衣,对方会怎样想呢?小晴有点后悔,没料到按摩师会是男人。

  而且身上还有精液和唾液的味道啊!应该洗好才过来!小晴后悔得要死!

  不,这里香薰的味道这幺浓,应该不至于……

  腰带褪下,浴衣自然地往两边鬆散,乳沟首先与男人正对面,乳首勾着浴衣
不让其进一步鬆开,但那也只不过是一时……

  早晚也得被这男人看遍的……

  小晴轻轻咬牙,挺胸便把浴衣褪掉。

  浴衣从小晴的肩膀上滑到地上,男人急忙步向小晴的身边检起来。

  全身赤裸的小晴,正前方跪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除了他叫小兵,小晴对他一
无所知。

  「来,上去吧。」小兵在小晴的极近距离前站起来,微笑着牵起小晴的右手,
引领她走上踏进巨型洗手盘的阶级。就像王子牵着公主走上南瓜车,或是士兵将
犯人带上断头台。

  坐下﹑躺下,一个一个的日常小动作,使小晴越感尴尬。明明只是做着相同
的动作,在陌生人面前竟然会变得如此不自然……

  躺在巨型的洗手盘里,旁边的视线稍为受阻,只能看到房间顶部的岩壁,还
有倒插着漏斗的水喉头。

  赤裸的小晴,双手不其然的遮盖着胸脯和下体。虽然明知道接下来即使遮掩
也没有半点意义,但她还是表现着内心的不安想法。

  「要开始咯。」小兵以专业的微笑向小晴说。

  「嗯……」小晴轻轻点头。

  躺在「洗水盘」里的小晴,彷彿就是一只等待被屠宰的大白猪。